栏目导航

对阅读

发表时间:2019-03-02

我阅读习惯的形成是在中学时代,在当时的广州实验学校,即当初的南武中学,我有幸遇到一个充斥母爱之心的班主任徐佩筠老师,我是一个比较俏皮的学生,但偏好读书,布满求知欲。徐老师便经常把我带到她中山大学的家中。徐老师的先生是中山大学中文系名讲师,家中藏书丰盛,在徐老师的书房里,我如游泳在书的大陆,如饥似渴地阅读。与徐老师的相遇和这一段阅读阅历,是我少年心灵荒漠中的阳光雨露。鲁迅、普希金、契诃夫、唐诗宋词走进了我的视线,打开了我的气宇,润泽了我的心坎。少年时的阅读,使我有了一份文化垫底,终生受益。有了这一份传承在血脉流淌,使我在逆境顺境都能坚守良知和睦良。只是离开学校当前,我再也不见到徐老师,在母校南武中学110周年校庆上,我有幸代表校友致词。我讲了这一段阅读经历和难以忘却的师生之情,向老师和校友们号召,徐佩筠老师,你在哪里?

偶然的机会,我的阅读爱好和写的货色传到了团政治部,得到欣赏,不久后,我被调到政治部报道组专职写作。阅读真的能够改变福气,在那里我有了更好的阅读学习的环境,有了跟更有文明底子的先辈学习的机遇。

后来,我到了兵团。薄薄的行李里带上了我能得到的一些书籍,在那些少小离家孤寂好受的艰难岁月,煤油灯下读着这些书,心灵稍许有些慰藉。即使是繁重沉闷的劳作,物质生活的匮乏,仍从中寻找生活中的诗情画意。用稚嫩的笔触,写下一些诗句和文字,抒发心田朦胧的对生活对美的追求和情感。

在兵团,为了建房子,由多少位老工人带着咱们来到远离生活区的海边荒山上,建了一座砖厂,在那里挖沙造砖。我们搭起简陋的工棚,夏天顶炎炎烈日,冬天冒北风寒霜,给兵团供应沙跟砖。白天劳作,晚上在煤油灯下读书,生涯艰巨,但阅读给了咱们广阔的精神世界。在这海边荒山上,我写了“创业歌”等诗作跟一些文字,后来“创业歌”等小诗由诗人前辈洪三泰先生推荐发表,并写了热情洋溢的评说。有了浏览相伴,枯燥的生活也能因书香而充满诗意。

阅读伴随我成长,阅读的多样性使我的兴趣广泛,对生活充满情趣和热爱,阅读使人有情怀,使人气质优雅,你可以从事任何职业,但阅读可能使人存在人文精神和恻隐之心,使人成为真正的人。阅读将连续伴随我前行。(区金锐)

我后来进了医科大学,成了一名医生,我的职业生活是在病房和手术室,也曾远赴重洋在欧美留学深造。然而,专业以外养成的阅读习惯始终随同我。人文的精力、知己和善良,对社会和人的关心与理解,也成就了我的医学事业。

阅读是什么?它兴许是书斋里的墨香,也许是枕边的一册书,也许是旅途上的多少页纸,兴许是树阴草地上的一卷轴。阅读往往与课业学习、专业研究不尽相同。因为它可以漫无边际,不什么限定的内容,也没有什么功利目的。然而阅读却使人在课业专业以外增添见闻、广阔心怀、陶冶性情,提高做人的格调与品位,阅读在我的生活中产生了重要的影响。